相关文章

“三率”“两价”交错加压 绍兴纺织业苦练内功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首次突破7元大关,但这对我们已影响不大。”昨天,绍兴县钱清镇一家纺织服装企业老总打开电脑,得知这一消息后平静地说。

  像这家企业一样,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面对人民币升值等众多不利因素,绍兴纺织企业奋力应对,外贸仍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绍兴县预计今年一季度出口13.3亿美元,同比增长36%。”绍兴县外经贸局局长陈永建告诉记者,“我们分析认为,绍兴纺织品出口强势不改。但对于难以预料的前景,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纺织行业是绍兴县主导行业,纺织品是该县外贸主导出口商品。当前纺织行业和外贸形势趋紧,几乎所有焦点和矛盾都聚集在纺织品出口上。

  “压力真是不小。”陈永建坦言。这几天,他带着相关工作人员一直在跑企业。“‘三率’、‘两价’交错加压,确实有部分中小企业面临亏损交单、亏损出口的困境。”

  据介绍,目前不少企业反映,2005年汇率改革至今,人民币对美元累计升值超过18%,对外贸出口利润严重侵蚀。“缺少利润增长的外贸增长是不可持续的,这从动力源上抑制了企业出口冲动。”一位企业老总说。

  据测算,人民币每升值1个百分点,出口1美元约少结汇0.08元。由此,人民币不断升值对该县出口影响和冲击之大可想而知。

  而出口退税率下调和银行利率上调,也让一些中小型纺织外贸企业承受很大压力。“自去年7月份以来,随着国家宏观政策的调整,纺织服装业出口退税率明显下调,一大批以出口退税为生存基础的中小型企业压力越来越大,一些生产低档产品的出口企业,有些已面临生存危机。”柯桥一外贸公司老总告诉记者。

  此外,由于原材料价格和劳动力价格上涨,也使企业成本迅速上升。

  种种因素交错加压,确使绍兴一些中小纺织企业举步维艰。

  “目前绍兴县纺织出口依然平稳增长。”陈永建说,“绍兴外贸企业自我消化与自主调整的动力已趋于多元。一些企业或用欧元、日元、澳元等结算,避开汇率风险,更有一大批企业调整产业结构,以新产品争夺市场话语权。”

  事实的确如此。“人民币升值跟不上我们产品的升值。”采访中,绍兴县兰亭镇一企业主笑着告诉记者。该企业由于走高端产品路线,议价能力很强。据了解,绍兴已有不少企业,凭借科技创新和品牌优势,提高了议价能力。如众华家纺和金蝉家纺,平均单价提高5%~10%。

  更有一些企业实施走出去方针,加快境外投资合作步伐。浙江伯乐集团在缅甸的“保税区”建设,“四海氨纶”到印度、“天龙控股”到越南、“八印”到俄罗斯投资办厂,这些企业实现了出口产品原产地化,规避了国际贸易壁垒。有的企业已到中东、东南亚等主要出口市场特别是欧美高端市场设立贸易窗口。

  记者了解到,柯桥建设“国际纺织之都”的效果已初步显现,成为绍兴县纺织品外贸新增长点。据最新统计,轻纺市场有出口实绩企业417家,同比增加123家,实现出口1.6亿美元,同比增长27%,已有100余家外商机构(外资商业企业)落户国贸区,同比增加60家。

  数据显示,1~2月,该县实现进出口总额15.0亿美元,同比增长28.4%。其中进口值5.7亿美元,同比增长47.7%;出口值9.3亿美元,同比增长18.9%。值得一提的是,2月份该县对美贸易受次债危机影响同比放缓约5个百分点,但新兴市场拓展好于预期。1~2月全县出口国家和地区已达145个,拉美、东盟等出口新兴市场实现快速增长,出口拉美1.6亿美元,出口东盟0.8亿美元,分别同比增长52.2%、50.0%。

  “美国次债危机的爆发和演变,美元持续贬值,原油价格屡创新高,引发了全球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从这个角度看,绍兴纺织外贸前景难以预料。”陈永建不无担忧。

  美国市场是绍兴县外贸出口的第三大主要市场。前两个月,绍兴县对美出口同比下降4.7%,313家对美出口企业中,有90家是负增长。相比之下,出口大户由于外商关系相对稳定,企业实力强,受到的冲击也相对较小,但对一些小公司小企业和新出口美国的企业影响较大。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针对部分企业信心弱化、预期悲观的现状,政府要引导企业坚定信念,走转型升级之路。“除了大力推动高科技、高附加值纺织品出口之外,发展非纺出口,是改变目前外贸结构过于倚重纺织出口这一受人民币升值和成本因素困扰最大的行业的良策,要挖掘汽车配件、电子、化工和其他高科技企业产品出口。 ”

  据了解,绍兴县将扶持100家外贸龙头及50家轻纺市场外贸龙头。这部分企业中,纺织出口企业占了绝大多数,通过贴息、综合考评奖励以及强化服务等,做大做强外贸。